????“老爷,这太子军竟然如此狂妄,还真的在城下吃起来了。您怎么不干脆趁着这个机会,冲杀他一番,也好为朝廷立下头功啊!”

????“滚蛋!放你的狗臭屁!”对于这个不开眼的亲兵队长,杨克让直接开骂了,“没看见那一排站着的啊?你以为他们手上拿着的是烧火棍吗?那他娘的叫做火枪,砰地一声就能要了你的小命。”

????亲兵队长也是无奈,赶紧低着头不再说话,一副恭顺的样子,他可不想再去触怒了自家的老爷,被臭骂一顿还是事小,万一被拉下去打一顿军棍,那可是丢了面子的事情,反正自己家老爷也没少这么干过。

????真不知道你们是自大呢?还是自信呢?竟然还真有这个胆色,就在城外吃起来了,果然不愧是先帝的女儿女婿啊!

????杨克让也是颇为的佩服,他抬头看了一下太子军,发现太子军造饭的地方,正好就是离着城墙一箭之地,最多也就是在射程之外十丈左右。他本就跟随着赵匡胤南征北战过,又岂会不了解这简单的道理,太子军就是要让自己干看着,即使是想要从城墙上射箭攻击,那也是白费力气。

????而那一排应该就是火枪兵没错了,前几日听说这火枪的射程比起箭矢来还要远,却还真的没有见识过。不过,这样的机会,自然是留给别人去见识了,自己老骨头一把,见识的还少吗?能够少见识一点,那就少见识一点吧!

????至于那四门带着轮子的火炮,早就有初略的外形图到了杨克让的手上了,他又怎么会不认得这几个正直直对着城门楼的大家伙呢?据闻这样的大家伙,只要来上几次,就足以把这城门楼夷为平地了。

????他倒是不怕,因为太子军的檄文里早就说了,只要不为难太子军,太子军过境,自然会秋毫不犯的。他现在担心的是公主殿下和驸马爷年轻,不明白自己的用意,也不想让自己见识一下这火炮的厉害,就此扬长而去。

????这样一来,他就真的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了!打了,那可是先帝的长公主,最为宠爱的女儿。而要是不打,就这样放任太子军从自己的门口过去,那估计自己被贬回家去种田都是小事了,可能临老了,还要得一个畏敌不前的罪名,挨上那一刀,白发苍苍的脑袋要落地。

????想了想,他还是觉得应该主动的挑衅一下,至少不能让手下的这些将士看出自己的心思来,这种不能明着说的事情,实在是难办啊!

????“你,再去喊几声,就说本官请公主殿下和驸马爷来城下相见。”

????“好的,老爷!”

????那亲兵队长由于嗓门极大,方才就是他照着杨克让的意思喊了一通了,没想到自家老爷这么快又让自己出马了,该不会是老爷想通了,方才只是疑兵之计,就是为了取信太子军,把公主和驸马给诓骗过来,来个手起刀落吧?

????他虽然胡思乱想,却也不敢违抗杨克让的命令,当即转身走到垛口后面,又高声的大叫大嚷起来了。

????沈少奕正好吃完饭,又听得城墙上隐约的声音,风刮得极大,却是也听不太清楚。他眼见着侯之平也已经吃完了,正站在一边,干脆就让他去一趟了,“候偏将!”

????“侯爷,末将在!”

????“骑着马过去看看,到底喊些什么?顺便问一问,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是,侯爷!”

????侯之平答应着,从一个将士手中接过马缰,翻身上马而去。刚刚吃完饭的周玉林凑了过来,“侯爷,杨老大人该不会是想问问您要不要来壶酒吧?”

????众人都是大笑了起来,就连赵瑾也是笑着摇头,这杨大人天下独一份的御赐阵前可饮酒的殊荣,看来是名声在外啊!

????“当然不是!本候估摸着这位老大人是自己吃饱喝足了,嫌我们吃个饭磨磨蹭蹭的,实在是太慢了,还不如他一个老人家。”

????众人又是大笑,也早就习惯了这位侯爷平易近人,喜欢开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的方式了。

????众人正说笑着,前面尘烟滚滚,侯之平已是策马回来了,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等他下了马,众人却见他脸色有些不大好看,沈少奕当即开口问道:“怎么样?”

????“回侯爷,杨老大人说,等公主殿下和侯爷您吃饱了,就到城墙下相见。末将认为,这是陷阱,侯爷千万不可答应啊!”

????众人这才知道为什么侯之平的脸色不大好看了,他这是在担心沈少奕和赵瑾会答应了杨克让。

????“陷阱?”沈少奕转头看向赵瑾,“你认为呢?”

????“应该不是陷阱!”

????“怎么讲?”

????“杨老大人是我父皇的旧臣,一向忠心耿耿!更何况,他可是被我父皇御赐可以阵前饮酒的,这就说明了他并不是一个头脑简单的人,否则的话,阵前饮酒是控制不住度的,很容易过量,导致出事。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用如此简单的计策来诓骗你我呢?”

????“也许越是简单的计策越有用呢?”

????沈少奕毕竟连杨克让的面都没有见过,只是听过他的一些趣闻而已,肯定还是有些担心的。

????“我父皇曾经评价过杨老大人三个字:知进退!也就是说其实杨老大人是一个谨慎的人,你认为他会不知道以区区五万厢军,是根本无法阻挡八万太子军的吗?”

????“你的意思是说,他还没有这个胆子杀了我们?”

????“没错!林叔叔的大军随后就要到了,杨老大人还不至于这么老糊涂了。我想,他一定是别有用意。”

????“那你留下,我自己过去看看!”

????“这样未战先怯可不好,还是你我一同前往吧!”

????“公主,万万不可!”

????“都别喊了,本公主主意已定!”

????赵瑾当然知道众人这是在担心自己了,却见沈少奕已经吩咐人去牵马了,顺便还取了两块盾牌挂在了马鞍边上,便知道沈少奕是同意了自己的看法,但还是要事先做好一些防备,有这两块盾牌,以两人的身手,好歹也能阻挡一些暗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