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越发的炎热,就如同周家火热朝天的场面一样,周青是婚礼的主事,自然是忙得焦头烂额,他经过老叔公的房间时,看见老叔公正靠在凉塌上,一动不动的,一大早就有婢女为老叔公扇着风。

????老叔公是这些天来,周家唯一看不出一丝喜庆的人,脸总是阴沉着,却是没人敢去相问,唯一有这个胆的皇后,连下地的力气都是没有,更是不会去问他了。

????在周家,老叔公就是一个成了精的人物,罕见的八十几岁高龄了,对世事往往也看得比别人要清楚一些。他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年老成精的他,敏锐的感觉到了一丝危险,对周家的危险。只是他并没有说出来,只说自己累了,让所有人都不得来打扰他,这几日里,就连房门都未曾走出去一步。

????沈少奕一直就住在周家,皇后特地清空了一处院子给他,又特地吩咐,婚礼的过程尽量简单,只是中午的婚宴,却是文武百官、文人墨客,足足请了五十几桌,皇后嫁妹,又有几个人敢不给她面子呢?

????辰时正,周恒就陪着沈少奕站在大门口,恭迎贺客了。沈少奕那一身大红的喜服,十分的刺眼,又是面如冠玉,身材修长,每个走过的男女,都是要在心里暗赞一声:好一个俊俏的少年郎君啊!

????周家的女眷、婢女们,倒是对他极为的熟悉了,只是许多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女宾,年纪大的就像是丈母娘看女婿一般,一脸笑意。年少嫁人的,有夫家在旁,也就多看几眼,却也有未出阁的,拉着父母姐妹,硬是在大门口多呆一会,将这当成了集市一般。

????沈少奕彬彬有礼,不断作揖,大红的喜服却是让他已经汗流浃背了,只是这大好日子,却也只得忍住,只盼望这宾客能够早日进完,好让自己可以喘一口气。刚刚迎完一拨宾客,沈少奕腰都快直不起来了,好不容易偷个懒,直起身来时,却是脸色一变,不远处两人慢步而来,却正是韩熙载与林仁肇。

????“站住,谁让你们来的?”

????沈少奕直接推开周恒,向前几步,挡住了二人的去路。他这一下将周恒都是推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顿时引来所有人的目光。众人看去,却几乎都是认识韩熙载和林仁肇的,却见二人脸色阴沉,立在当场,脸上尽是尴尬。

????“少奕,这是皇后娘娘请······”

????“林伯,你别说了。”沈少奕打断了手提贺礼的林伯,“林伯,感谢您照顾少奕这么多年。要不林伯,您干脆离开林家,到我这来吧!好歹这样少奕也算是有个正经的长辈了,不像某些人,就会落井下石,看人落魄了,恨不得多踹上两脚。”

????“我······”

????“好了,三哥!”林仁肇听着沈少奕在此指桑骂槐,已是一肚子气,“好歹某也曾经是你的恩师,做人要懂得念情分。”

????“念不念情分是我的事,何时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了?是不是看我沈少奕如今发达了,你就上赶着来抱大腿了!”

????“你···你······”

????“你什么你,我说的有错吗?你们最好赶紧滚,念在今天是个好日子的份上,就不为难二位了。”

????“哼!若不是皇后娘娘相请,不好拒绝,你当某愿意来吗?”

????“好!有骨气,还算是个男人。不过,是不是真的男人,那就要看你到底走还是不走了!至于皇后娘娘那里,我自然会处理的,就当皇后娘娘没有请过二位。滚吧!”

????“你······”

????“虎子贤弟,走吧!”韩熙载黑着脸,却是不想再在人前自取其辱,他直接拉住了林仁肇,硬是拖着人转身就走。

????沈少奕轻蔑的看着,远远的,犹自听到林仁肇骂骂咧咧的声音。就算是皇上,也不曾给过他林仁肇这般气受,以他的性格,没有当场暴走,已经算是不错了。

????四下里议论纷纷,或多或少的都是知道这师徒三人的事情,没想到竟然闹到了今日这般地步,沈少奕不顾自己大喜之日,硬是将韩熙载与林仁肇赶着了。人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还是来祝贺新婚的宾客,还曾经是他沈少奕的恩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沈少奕如今得势了,竟是如此的嚣张跋扈,让人不禁齿冷,连那些本是一脸笑容的女子,看向沈少奕的眼神,也似乎变了。

????四下人群渐渐散去,周恒也终于将沈少奕拉了回去,这一日也是顺顺当当的完成了婚礼。沈少奕这一日终是在高兴中喝过了头,是被几个婢女好不容易抬进洞房去的,按照周家老家的俗礼,洞房花烛夜,是不许别的男子踏入洞房的。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沈少奕却是直到鸡鸣五鼓才迷迷糊糊的醒来,感觉头稍微有些疼,伸手揉了一下,放下的时候,却是触到了一片柔软。他睁开双眼,红烛高燃下,薇薇就坐在床边,趴在床沿上睡着了,一头秀发披散着,如丝缎一般的柔滑。

????他不忍心去吵醒薇薇,干脆从另一边下了床,这才看到,桌上放着一碗醒酒汤。他会心一笑,伸手去端起碗来,却是发现,那碗上,还有着余温,显然是薇薇一夜没睡,担心醒酒汤凉了,才热完不久。

????他不禁心里泛起一阵甜蜜,又是有些怜惜薇薇,放下碗去,轻手轻脚的走到薇薇的身边,将薇薇轻轻的抱了起来。许是一夜未眠,薇薇只是轻轻的挣动了一下,便偎在沈少奕的怀里,发出轻微的鼾声来。

????沈少奕忍不住低下头去,嘴唇碰了一下薇薇的额头,又担心将她吵醒了,马上就离开了。待得将薇薇放到床上,盖上了被子,沈少奕才转身到桌边,将那碗醒酒汤喝了下去,感觉头也不那么疼了,整个人精神了许多。

????窗外已经隐隐投进天光了,沈少奕知道,原本定好一早就赶往江陵的事,只能延后了,等到薇薇醒来再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