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除夕的前一天,从京城传回的消息,北郊果然有炮声传了出来,而且越来越是密集。沈少奕也不禁感叹,京城果然不是泉州可以比的,集大宋之资源,算一算时间,也就是短短的一个月之间,便试炮成功了。这当然也有火炮资料外泄造成的原因,毕竟泉州的火炮工场可是研制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搞定的。

????沈少奕当然顾不得这么多了,因为他知道,以大宋兵器司的能力,等到过了年太子军北上,到达汴梁城下的时候,估计最少都会有五十门的火炮架设在汴梁城城墙的垛口上。单从数量上来说,这无疑不是太子军可以媲美的,但是在灵活机动方面,沈少奕知道太子军要远胜京城禁军了。

????他这些日子一直都在神机营呆着,甚至晚上都很少回家,但是明天就是除夕了,准备北上的太子军,除了值守的之外,也都会从除夕开始,放假三天。太子军给每人包了一个不小的红包,足足有平时月俸的三倍,沈少奕想让他们与家人好好的团聚一下,过一个肥年,因为毕竟谁也不知道,这一次太子军的北上,到底谁还能活着回来,还会有下一次与家人一起过年的机会。

????沈少奕换了一身普通的淡蓝色的缎衣,牵着马走进了泉州城,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在泉州城里走一走了。这里是他的家乡,他在这里出生,在这里上学,在这里莫名其妙的穿越,又在这里有了一个家。

????家?

????前面就是开元寺了,东西塔高耸着,因为除夕即将来临,塔身上挂满了红色的灯笼,各式各样,散发着灿烂的光芒。这里的灯笼会一直挂到正月十五的元宵节,那其实是比除夕更为热闹的日子,也真正代表着新的一年开始了。

????到了那天,满城都会挂满了灯笼,大街小巷,亮如白昼,人们成群结队的走上街头,观赏花灯。而过了那天,太子军就要北上了,这是定好的日子,不容更改。沈少奕甚至都不敢保证自己还会不会活着回到这里,所以他尽量的想要多看看自己的家乡,看一看无比繁荣的这座城市,哪怕是在夜色中。

????不时有认出沈少奕的跟他打着招呼,贩夫走卒,他都微笑着回应,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他的乡亲,他喜欢他们和他打招呼的方式,不用跪着,不用太过的拘礼,就像是两个普通人碰面的时候一样。沈少奕的平易近人,如今的泉州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出了临漳门,走不多远,隐隐的看到自家院子的大门前,影影绰绰的有几个人影,沈少奕尚未走近,已经传来了呼唤他的声音:“爹爹,爹爹,是爹爹回来了!”

????沈少奕的眼眶在这一瞬间湿润了,鼻头酸酸的,那是小安平稚嫩的声音,这么远的距离,她就能够看得见是自己回来了。这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是他的女儿对他的眷念,哪怕是这么远的距离,都能够只凭着马蹄的声音就能够听出是沈少奕回来了。

????沈少奕拍了一下马臀,让马的速度跑起来,他想要尽快的抱一抱安平,抱一抱自己心爱的女儿。已经能够看清楚安平了,正在门口兴奋的叫着跳着,左右两边站着的是小周周和安宁,也正自翘首以盼。

????吁的一声,沈少奕不待马儿停稳,已是从马背上跃起,落在了地上,自有站在一般的陶海亮笑呵呵的拉住了马,向着马厩而去。他紧走两步,在安平兴奋的咯咯咯的笑声中,一把就将安平报了起来,“安平,想爹爹了吧?”

????“想,爹爹都好些天不回家了,安平都没大马骑了!”

????沈少奕哈哈大笑,笑着把凑上来的安宁也抱了起来,一手一个,“咦!几天不见,安宁你又重了,是不是长高了?”

????“当然是了,薇薇娘亲说多吃饭长得快,安宁可比妹妹乖多了,都要吃两小碗饭的!”

????“是吗?安平你又不好好吃饭了?”

????“哼!才不是呢!瑾娘亲说,安平的肚子比姐姐的小,只能吃一碗。”

????沈少奕大笑着招呼了小周周一声,向前走去,父子两个并排走着,七岁的小周周都已经长得快到沈少奕的肩头了,沈少奕不禁想起自己初到这个时代的时候,甚至都还没有小周周高。

????“爹爹,您要是有三只手就好了!”

????“哦?”对于安平突然这样说,沈少奕不禁有些莞尔了,“为什么?”

????“因为这样就可以把哥哥也抱起来啊!”

????果然是!好吧!沈少奕承认这样天真的想法不错,只是让自己变成三只手,那岂不是······

????“安平,别胡说!”却是身为大哥的小周周开口了,他一向在两个妹妹的面前就是权威。

????“哥哥······”安平好心的要让沈少奕也把小周周抱起来,没想到却遭到了小周周的呵斥,顿时就显得有些委屈了,小嘴都撅了起来,“安平再也不理你了!”

????“安平,你知道三只手是什么吗?”

????“是什么呀?”听见小周周发问,刚刚说过不理他的安平,马上就忘记了自己的信誓旦旦了。

????“笨!三只手是小偷!”

????安宁极为的得意,为自己能够答上小周周的问题而感到扬眉吐气,一颗小脑袋高昂着,斜着眼看着安平。安平则是马上啊了一声,“爹爹不是小偷,爹爹不是小偷!”

????“爹爹当然不是小偷了!”沈少奕看着安平,心中暗笑,“不过,爹爹以前也做过小偷!”

????“啊!”小安平将声音拖得很长,苦着一张脸,显然是作为父亲的沈少奕那高大的形象在他的心里快要倒塌了。

????“爹爹到天上去做小偷了!”

????“天上?”安平总算是恢复了一点兴趣了,“爹爹,你去天上偷什么啊?”

????“那天,爹爹无聊的时候,就到天上去随便走走,看看风景,没想到见到了两个小仙女。”

????“啊!小仙女?”对于这种奇奇怪怪的,小孩子总是特别的感兴趣的。

????“是啊!所以爹爹就把小仙女给偷回家了!”

????沈少奕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两个丫头都抬起了头,“爹爹,小仙女呢?”

????“当然在家里啊!这两个小仙女,一个叫做安平,一个叫做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