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沈少奕叹息一声,接着从树上直接就跃了过去,这已经是第三晚了,他明明感觉到曾倩已经想要问出心中的疑问了,但曾倩最终还是选择了没有问出口,“姑娘为何要功亏一篑呢?”

????曾倩转过头来,她的脸在灯光下有些凝重,“你认为我问了,他会说吗?”

????“你不问怎么会知道?”

????“因为我了解他!”

????说完,曾倩拿起竹杖,转身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只留下沈少奕一个人在风中凌乱。是的,因为曾倩了解连成,这个理由就已经足够了,若是自己,会不会也在这样的时刻,选择不问出口呢?

????沈少奕不知道,因为他不是曾倩,也没有真正的面对过曾倩同样的处境。他觉得,还是要去和先生好好的谈谈,也许先生会改变主意,同意自己将连成所做的一切,向曾倩说出来呢?

????······

????“先生是说,赵瑾最大的可能是逃往这个岛上去?”赵光义盯着连成给他画的世界地图,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大开眼界了,他哪里会想到,这世上除了大宋和已知的那些国家之外,竟然还会有这般广袤的土地和海洋。

????自从第一次见到这幅地图,他就坚定了要征服天下,成为万古一帝的雄心,只是眼下这个雄心暂时被糟糕的国库给拦住了,因为国库里面没有银子。

????“是!”赵光义所指的地方就是渤泥国以东的那个大岛,连成在帷帽下皱眉,这个地方如今还是荒芜之地,可没有自己需要的神医来医治曾倩的眼睛,他最抱有希望的其实是欧洲,只是此刻的欧洲,他却是鞭长莫及,“不过,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

????“先生,既然知道了他们的下落,为何不能动手?”

????“你有银子吗?”

????赵光义呆住,这一直都是他最为头疼的事情,突然间失去了泉州沈家,还有这半年来的各种消耗,实在是大宋伤筋动骨了,好不容易局面慢慢的稳定下来了,此刻要是提出出兵远航去征讨太子军,估计那些文武大臣们会全部反对的。

????“你没有银子,所以拿下辽国,将辽人驱赶到辽国以北的苦寒之地去寻找银矿是一条出路。另外就是日本国,日本国的岛上,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矿藏,正好可以满足你的大军所需。”

????对于先生能够知道这些,赵光义并不感到惊讶,这位传说中神仙一般的人物,他不知道,谁才会知道呢?

????“就算是辽国的境内,也有不少的矿藏,就看你取不取辽国之地了。只要有了这些矿藏,大宋自然国力大盛,想要征服整个世界,也是不在话下了!”

????“先生,廷宜倒是想要早日进攻辽国,只是国库空虚,徒呼奈何啊!”对于先生的建议,赵光义当然不敢摆明出来反对了,只是他真的是没有多余的银子拿出来了,战争所耗极大,他可是深切的体会过的,“辽国幅员辽阔,没有百万大军,数年时间,根本就难以全境降服,以大宋如今的岁入,根本就难以支撑,这一点相信先生也看见了吧!”

????“你没有银子,有人有!”

????“哦!先生指的是?”赵光义马上就有了兴趣了,眼睛都是放光了,只要先生告诉他谁有银子,抢也要抢到手里来,反正这样的事情他又不是没有干过。

????“哪个臣子家中不是家财万贯呢!”

????“这······”赵光义怎么都没有想到,先生竟然把念头动到了大宋的臣子身上去了。没错,他也知道,这些臣子们,大多数背后都是有大家族支撑着,每一个大家族也确实都是家财万贯,可是,他现在哪里会去得罪这些豪门贵族呢?那样真的就等于是自掘坟墓了。

????“你有什么顾虑?尽管说来!”

????“不瞒先生说,大宋本就是因为有这些豪门贵族的支持,这才得了天下,廷宜若是得罪了这些家族,恐怕这大宋的江山,也将毁于一旦了!”

????“这有何难,告诉他们,你只是暂借,只要拿下了辽国,加倍奉还就是!”对连成来说,这就像是拉人投资一样,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怎么可能有人会不动心呢?他只不过是个穿越者,甚至都还没走出大学的校门,有些事情也许他比古代人知道得多,但有些事情,他却又不知道古代人的想法,未免有些想当然了。

????他最近发现赵光义越来越难以掌控了,总是能够想出理由来推卸事情,这让他极为的烦恼,难道是希夷先生这个名号已经不顶用了吗?

????“先生说笑了,哪有做皇帝的向臣子借银子的事情!”借当然是不可能的,除非用抢的。赵光义心里暗自腹诽,怎么最近先生越来越是糊涂了,连这样的法子都能够说得出来,难道他不知道银子进了这些人的口袋,他们宁愿死了带进棺材,也是不会轻易的再拿出来的吗?

????再说了,堂堂大宋的皇帝去向臣子们借钱,这样的事情一传开,那自己就真的要做万古一帝了,万古以来第一个向臣子借钱的皇帝,简直是贻笑大方,有损帝皇的威严了。这样的事情,他赵光义即使再傻,那也是做不出来的。

????“你终究是太多顾虑了,难成大事啊!”连成一声叹息,“算了,老道还是走了算了!”

????“先生,别,别!”赵光义还是有些慌了,他哪里舍得让连成就这样离开了,别人请都还请不来的活神仙,拥有如此神奇的力量,所知繁多,又怎么能就这样让他走了呢?

????“哼!”

????“先生,先生,不如这样,先生给廷宜半年的时间筹集军饷粮草,等到明年开春,大军即可北上如何?”

????“到了明年开春,你是否还会再拿同样的理由来搪塞老道?老道只给你两个月的时间,无论如何,六月底必须出兵!”

????“这······”

????“这什么这?难道你想等到入冬了才出兵吗?”只要一入冬,整个辽国便变成了冰雪的天地,不要说是打仗了,连行路都极为的困难,根本就不适合大军出征。赵光义可以有时间磨,他连成却没有这么多的时间,治好曾倩的眼睛,当然是越快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