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公秘录!”李枭瞪大了眼睛,他从来没听说过这东西。不过看侧妃王氏信誓旦旦的说话,似乎又不像是假的。

????“这事情要从太祖他老人家那时候说起!”鲁王侧妃王氏坐在李枭对面开讲。

????我了个靠靠!这是要讲长篇儿的节奏,李枭是个好听众,端端正正坐着等王氏给自己讲故事。寂寞的秋夜,有一个人给自己讲故事,那绝对受欢迎。如果那人碰巧再是个美女的话,那就是热烈欢迎。

????“当初太祖龙兴江南,那个时候谁也没有想到,太祖他老人家能够击败蒙古人,收复汉家江山。于是,谋士朱升提出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策略。”

????“这个我知道,后来太祖击败了陈友谅和张士诚,最终统一了江南。而后,中山开平二王挥师北进收复中原故土。”李枭倒是非常熟悉那段历史。

????纵观中华历史,历朝历代统一战争都是由北向南进行。唯有这一次,朱元璋派遣常遇春、徐达,从南向北进攻。最终还击破了凶悍的蒙古铁骑,成功收复中华故地。

????因为少,所以李枭记得这次逆袭的军事行动。

????“不错,巡抚大人果然是剥削多才。不知道巡抚大人可曾知道,当年江南有位着名的巨富叫做沈万三。”王氏眨巴着美丽的眼睛,给了李枭一个含糖量八个加号的微笑。

????“自然知道,这家伙最后还是被太祖皇帝给杀了。”

????李枭自然知道沈万三这个倒霉蛋儿,想花钱拍朱元璋的马屁,结果一不小心给拍到马腿上了。老朱盛怒之下,干掉了沈万三。还把沈万三巨富的身家没收,据说当年朱元璋的确是大发了一笔横财。

????“对!事情就要落在这沈万三的身上!

????当年沈万三为了保住亿万身家,不惜出资修筑南京城墙。不过太祖要的不仅仅是修城墙,他要的是沈万三的全部身家。那时候太祖实在太穷了,而且太祖也不知道,他是否能从争夺天下的斗争中获胜。

????沈万三被抄家灭族,他的身家果然是金山银海。不过太祖只拿出一小部分,当做军费消耗掉了。对外却说沈万三的钱财,全都用做军资。

????那个时候,就连太祖他老人家也不敢肯定,朱家就能够夺得这个天下。那时候北元、张士诚、还有野心勃勃的陈友谅都不是好惹的。战场龙血玄黄兵凶战危,一个弄不好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

????太祖他老人家,想着朱升的话。把沈万三家里的金银玉器和古玩,八成抽了出来找了一个地方藏匿起来。一旦兵败,朱家的后人还能够通过这些钱财东山再起。不得不说,太祖他老人家的深谋远虑。”

????“沈万三的宝藏?”李枭的眼睛眯眯起来。

????据说那沈万三家里那真叫有钱,曾经有人形容沈万三的钱财。金为山,银为海。珍珠若青草,美人如牛羊。

????这样的人家产的八成,那得是多少钱。李枭现在缺的就是银子,他娘的组建个第三师就让李枭积攒下来的二十万两银子花个毛干爪净。现在还欠着人家朝鲜国王李的矿石钱没结清,李休有事儿没事儿还给自己来封信,说要让渔老帮着造艘五桅大船。只有三艘战舰,实在看不过来庞大的渤海和黄海水域。

????京城的生意被迫关张了,虽然大前门一如既往的还是那么赚钱。可已经不能和以前相提并论,现在李枭的进项,只能说维持个平衡而已。如果不是艾虎生长袖善舞,挪东墙补西墙,说不定现在李枭的财政已经是负数。

????现在听见有这么一大笔宝藏,如何能让李枭不动心。

????“巡抚大人可知道,胡惟庸,李善长?”王氏看到李枭的表情,拿着手帕捂嘴一笑。看起来,自己这鱼饵对方很喜欢。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不信你李枭不上钩儿。

????“知道洪武年间的四大案,胡惟庸、李善长案,郭桓案、空印案、还有蓝玉案。据说株连的人足足有十万之众!”

????“呵呵!巡抚大人果然博学,对我朝的历史知之甚详。只是这三大案的说法,妾身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想想,倒也还算贴切。”王氏若有深意的看了李枭一眼,即便是大明普通士子,对这段历史也不那么熟悉。

????毕竟,杀了这么多人也不是啥露脸的事情。大明除了记载历史的史官,没人知道这么详细。李枭张嘴就来,王氏觉得之前对李枭的判断似乎有误。

????李枭哪知道这些,该死的百家讲坛,该死的当年明月。早就把这些事情传播得全中国都知道,自己就是随便听了一嗓子,哪知道会招来王氏的猜忌。

????“胡惟庸、李善长是当初负责查抄沈万三家资的人。郭桓一介小吏,却曾经的太祖他老人家最信任的人。此人犯案之前,曾经失踪长达两年之久,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至于蓝玉……!他玷污北元王妃,纵兵屠戮大明边塞,这都是借口。最重要的就是,蓝玉抢掠的大批财物中有一部分,被他私藏起来。

????手握兵权的大将军,还私藏了这么多金银。有钱又有兵,真就是要造反的先兆。所以,太祖他老人家杀了蓝玉。至于空印案,你不觉得空印案中杀北方的官吏很多,南方的官吏却很少么?”

????“你说得我有些糊涂,能不能说得明白一点儿。”

????“那妾身就说得明白一点儿,蓝玉私藏的大批金银。在锦衣卫严刑拷打之下被问了出来,原来那些财宝就藏在燕山山脉。太祖他老人家,派遣二十四卫之一的孝陵卫中的观山太保把这些金银取了出来。

????然后和当初沈万三的家产藏在了一处,胡惟庸、李善长、郭桓、蓝玉他们都是被灭口的。而且当年凡是参与过此事的小吏,全都被灭口。那一处地方,更是被观山太保妥善藏匿,至今不为人知。

????不然,你以为太祖他老人家为什么要观山太保殉葬。大明二十四卫组建的时候,太祖身强体健,为何要组建一个孝陵卫?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一处宝藏。”

????“宝藏?生前干掉了所有知情人,死后还把唯一知道地方的观山太保给殉葬了。那……谁找得见!太祖脑子没毛病吧!”也就是李枭敢说这么大不敬的话。如果换一个说这话,又恰巧被别人听见。拉出去一刀剁了喂狗都不稀奇!

????“巡抚大人还真是快人快语!”王氏脸色一变,随即恢复了正常。

????“这就要说到鲁公秘录了,当年太祖把藏有宝藏的秘密分成了九份儿。分别传给自己的九个儿子,秦王、晋王、燕王、周王、楚王、齐王、潭王、赵王和鲁王。这些秘密被藏在九本书里面,分别是《秦王密录》《晋王密录》《燕王密录》《周王密录》《楚王密录》《齐王密录》《赵王密录》《潭王密录》和《鲁王密录》。

????各本密录都由各藩王亲自保管,唯独太子朱标没有得到密录。想必是太祖觉得,若是大明亡国,天子当殉之。后来太孙建文帝继位,大肆逼迫诸位藩王,明里是要削藩。实际上,就是为了各位藩王手里的密录。

????燕王起兵靖难,最终击败了建文帝。那时候秦王、晋王已死,而又无后人。他们手里的密录,就落到了燕王手里。

????大明二百多年时间,围绕着各本密录都在不断的上演各种戏码。无外乎,都是为了那笔可以敌国的宝藏。皇家终究势大,这些年先后有《秦王密录》《晋王密录》《周王密录》《潭王密录》落入皇帝手中。加上他们本有的《燕王密录》,皇帝实际上已经有了五本密录。

????剩下的就只有楚王、齐王、还有我们鲁王府的密录还在手里。鲁王生前曾经说过,开启宝藏需要九本密录都在手中。不然,连门在哪都找不到。”

????“你的意思是说,你想拿这本《鲁公秘录》,换取我扶你的儿子上位,成为新任鲁王?”李枭眨巴眨巴眼,感觉智商受到了侮辱。

????他娘的《鲁公秘录》是好东西,可老子只有一本儿。剩下的那些都散落在各个王府,齐王还好办,到底在山东。可楚王那本老子咋弄,还有皇帝那几本儿。难不成,老子还去皇宫里面偷几本书?真要是偷到了,那还不成了韦小宝?

????“巡抚大人,这是妾身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东西。虽然这本《鲁公秘录》不能让你找到宝藏,可只要在你手里,别人也别想找到宝藏。

????如今的朝廷,其实什么都不缺,唯一缺的就是银钱。确切的说,就是缺银子。现在皇帝拼了命,也在找这本密录。您就不怕我把这本密录献给朝廷?”

????“我怕什么?我只是奇怪,你为毛不直接献给皇帝。到时候封你儿子一个鲁王,岂不是两全其美,还用来找我?”

????“呵呵!难道说巡抚大人忘记刚刚妾身提起的李善长、胡惟庸了么?你以为,当今皇帝就不会杀人灭口?妾身只是一个小小的侧妃,以海不过是个只有九岁半的公子。我们母子不见了,没人会找我们。

????思来想去,妾身还是觉得献给您比较合适。”王氏说话间,又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为什么?”李枭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合适。

????“因为大明天下,也只有您拥兵自重连皇帝不敢动。也只有您,对山东有足够的影响力。也只有您,可以让世子和公子们悄无声息的死掉。”

????李枭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女人,如此美丽的脸庞,如此诱人的樱桃小口,却说出了最恶毒无比的话来。感情这家伙不想竞争,只想他的儿子成为鲁王唯一继承人。

????够狠!最毒妇人心这句话,古人诚不我欺!

????“你就不怕,我李枭也把你们灭口?”

????“不怕!因为你不需要灭口我们,我们只能成为你的助力,而不是你的敌人。”

????“为什么?”

????“我家以海姓朱,他是太祖皇帝的子孙。这够了么?”王氏笑吟吟的看着李枭。

????李枭也紧紧的盯着眼前这个女人,心机、手腕、魄力一样都不缺。如果她是个男人,绝对比孙承宗还要厉害,因为她年青。

????仅仅通过在兖州这么个破地方得到了传言,加上见过自己一面。居然就敢晚上来找自己谈这种要命的事情!难道说他看穿了自己的内心,又或者是自己把野心暴露的太明显?如果是后者,那非常危险。因为这么一个女人看得到,京城里面那些成了精的人自然也看得到。

????大明百姓眼里,这天下还是朱家的天下。只要皇帝登高一呼,自己手下那些兵说不定会有多少倒戈。毕竟,朱家已经做了二百多年的皇帝。天下正统的概念深入人心,这些可不是一时一会儿可以改变的。

????朱以海!很好的一个幌子,这娘们儿说得对。鲁王也是太祖洪武皇帝的嫡系子孙,他也姓朱!

????李枭不说话,王氏也不说话。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尴尬!

????过了好一会儿,李枭伸出手来。王氏愣了一下,不过很快明白过来。纤细白嫩如同葱藕的小手,和李枭握在了一起。

????“成交!朱以海会成为鲁王,具体操作我会告诉你。我什么时候可以得到那本《鲁公秘录》!”李枭松开手,尽管他还想再握一会儿。

????“呵呵!巡抚大人就这么心急?只要我儿成了鲁王,《鲁公秘录》自然会奉上。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您要奴家做什么,奴家就做什么。别说是一本《鲁公秘录》,就算是要……!”

????李枭一闪身,躲开了靠过来的身子。心脏不争气的加快了速度,蹦得“嘣”“嘣”的。那感觉说不上来,不知道是后悔还是后悔,还是后悔。反正心跳加速的感觉太他娘的明显,就好像刚刚跑过五千米。

????“呵呵!”银铃一样的笑声响起,王氏走到门口,一拉门径自走了出去,空留笑声在屋子里面回荡。

????李枭嗅了嗅自己的手,犹自留有余香。

????“这是个妖精!”

????xus1909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