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庭,五雷院。

????冷月横斜梅影,霜色落石则纤瘦,叶上依稀挂着昨夜的雨。周匝松竹阴阴绿润,黛青成片,夹杂铁树森森。这样的铁树都高有三五丈,上面栖息铁嘴雷鸟,扑棱着翅膀,铁瞳如电,照人心魄,和其目光相对,如中雷击,蕴含威严。

????在殿中,端坐一位雷府神灵,身材高大,身披神甲,金灿镌纹,愈发显得威猛不凡,他的脚下,趴着一个墨玉麒麟,懒洋洋的,看上去提不起精神。

????“来人。”

????神灵抬起头,额头上有第三只眼,激射三尺白光,蕴含雷霆神威,能够辨别忠奸,无所遁形。

????“大人。”

????手下早在候着,垂手听令,肃容相对。

????“你去催一下,让他们尽快上报此番去东胜神洲之事。”

????神灵眸子炯炯,看上去不苟言笑,很是严肃。

????“是。”

????手下答应一声,急匆匆离开,恨不得双腿飞了起来。他知道自家上司脾气,古板严格,认真严谨,要是自己耽误了事情,可要倒霉。在雷府这样天庭最为强有力的部门中谋个职位不容易,得珍惜。

????待手下人离开,闻仲微微倚在自己所坐的梨花高背大椅上,用手撸了一把伸过来的墨玉麒麟的麒麟头,只觉得很累。

????这段时间以来,由于纪元推进,风雷渐多,本就忙碌,再加上由于周天星辰大阵的变化,星宫有所变革,身为雷府的实权人物,闻仲也无法置身事外。

????“纪元,”

????闻仲第三只眼中白光如电,声音幽幽,真说起来,这样劳累也要比当年封神之时好得多,这最多是忙一点,累一点,不会动辄有性命之忧。

????“封神榜。”

????闻仲蓦然念头一起,就看到冥冥中,金光万道,瑞彩千条,飞烟流,似缓实疾,洋洋洒洒,落到地上,弹起多高,氤氲郁郁的生机。

????“仙子来了。”

????闻仲见到女仙,怔了怔,然后自椅子上起身,邀请对方入座。

????“闻君,”

????女仙挑了挑眉,作为五雷院的同僚,两个人打交道比较多,并不陌生,所以她在入座后,就说出自己的来意,道,“你自封神之战后就入了天庭,这么多年来兢兢业业,下面的人敬服,上面雷尊等人也是非常看重,以后前途不可限量。更何况,现在正逢纪元,是我们天庭用人之时,机会会很多。看一看星宫就知道,帝君们不会冷落全心全意为天庭付出的自己人。”

????女仙的声音不大,娓娓道来,玉音随着宝灯上的雷火,沾染上一种清冷,听在人的耳中,不但没有任何不适,反而令人觉得轻松。

????这番话,听上去似乎没头没脑,可闻仲听了,却是微微一笑。因为只有局内人才明白最近天庭的暗流涌动,也明白眼前这位女仙,雷府中神霄真王嫡系话语中的意思。

????闻仲坐在梨花大椅上,双手自然垂到膝前,他略一沉吟,开口道,“说起来,自从上了天庭,我就在雷府任职,这么多年来,虽然也有风风雨雨,可到底还是愉快居多,更重要的是,真的习惯了。”

????闻仲的声音有金石之音,就如同他在五雷院中向来的坚硬一样,道,“我会留在天庭,恪守天规,和天庭共进退。”

????女仙靳花寒听完,坐直身子,笑靥如花,整个人若明珠生晕,用好听的声音,道,“我们天庭现在鲜花锦簇,烈火烹油,以闻君的功绩和手段,以后肯定可以大展拳脚。”

????靳花寒纤眉如月,玉颜生辉,看上去真的高兴。

????“好了,”

????这位女仙说了好一会,直到有人来找闻仲禀告事务,她才告辞离开。

????“就这样吧。”

????闻仲目送靳花寒背影不见,一个人坐在宝座上,四下松竹森绿,铁木森森,时不时传来一声雷鸟的叫声,他看向远处,眸光坚定。

????和上清宫的渊源,自己肯定不会放弃,不过自己不是上清宫的人,而是天庭雷府的正神。

????其一,封神之后,自己上了封神榜,到现在,已经很久很久。自己已经习惯了天庭,习惯了现在的身份,不想再折腾了。

????其二,天庭的帝君们待自己也不薄,恩情不算小。

????其三,沧海桑田,自己在上清宫的关系随熟悉的人转世,早已经物是人非。

????雷府,中央大殿。

????积气如云,霜白氤氲。天地之间的雷霆之气自穹顶垂下,如丝如缕,落到殿中,化为雷水,入井,入池,落树,落花,徘徊在案前,台前,天光一照,澄明高洁,玄音清越。再仔细看,每一缕雷水中都照出一幅画卷,里面雷霆衍生,乾坤有变。

????神霄真王作为天庭中玉皇大帝的化身,执掌雷府的巨头,正端坐在宝榻上,他头戴宝冠,身披法衣,手持玉如意,身子周匝有雷经吟唱,礼赞雷霆。

????天庭的帝君都是绝世人物,非同凡响,可真要说起来,玉皇大帝隐隐为首,从他执掌雷府就看得出来,毕竟在天庭的众多机构中,雷府可谓是数一数二的。

????“进来。”

????神霄真王听到外面的声响,直接吩咐一声。

????“帝君。”

????靳花寒进来后,显得英姿飒爽,精明强干,她没有过多啰嗦,只是把闻仲之事禀告一番,

????“嗯。”

????神霄真王点点头,神情放松,他站起身来,看着殿中,万千雷光垂落,交匝晕轮上下,圈圈层层,慢慢踱着步子,想着事儿。

????这段时间来,上清宫暗地里的动作不小,频频向尚在天庭封神榜上有姓名的和上清宫有渊源的正神们递出橄榄枝,这不得不引起天庭帝君们的警惕。

????真说起来,当年封神之战后,上了封神榜被封为天庭正神的解教弟子确实不少,可经过多个纪元的发展,天庭已经经过多次大规模换血,新人上位,原来的老人成了旧人,被风吹雨打,剩下的能够占据高位的并不多。说起来,这样的事儿帝君没有必要太关心。可这只是局外人的看法,真正天庭的高层有自己的考量。

????封神榜上留名的敕封神灵虽然在帝君的眼中修为一般,可由于封神榜的原因,和天庭有不小的因果和气运纠缠,所以天庭让新人代替他们的天职,但这么多年来,从没有主动驱赶任何一个离开天庭,那是自折损天庭的气运。只是这样一来,当上清宫这样诸天的巨无霸有想法的时候,他们就容易借以前的渊源生事,最起码,让天庭得分出不少精力和人力来应付。

????要是在上个纪元,神霄真王真的不虚,反正有空,和上清宫等势力过一过招也是好的。可这一纪元不一样,神霄真王知道,西牛贺洲现在是纪元中心,可随时间的推移,天庭也会发生大事。天庭正集中力量准备,迎接以后的大劫和大运。

????“还有封神榜,”

????神霄真王眸光有雷色澄明,这个封神榜乃封神那个非常特殊的纪元中应运而生的灵宝,有很深的玄妙,连他现在的境界和修为都难以彻底洞彻,而在这个又是非同凡响的纪元中,封神榜有了新的变化。神霄真王等帝君要想借封神榜上有姓名的神灵看一看封神榜的虚实,如果人都离心了,走了,那还怎么做?

????除此之外,不得不说,能够自封神后到现在经历过风风雨雨还能够在天庭站的稳稳当当,掌握实权的,比如闻仲等人,真的是一等一的人物。对于人才,帝君们都很看重,多多益善啊。

????西牛贺洲,九荒别府。

????朱霞丹烟,横在阁前。遥遥看去,门映松竹,花态柳情,湖石嶙峋,一草一木,一亭一台,都非常精致典雅,当暖日升起,金色自外面投了进来,亭前花开,暖玉生烟,恍若实质的香气弥漫,垂下结空,状若云色,很是美丽。

????叮叮当,

????不知姓名的飞禽自四面八方飞过来,落到树前,花下,泉边,叽叽喳喳的,叫声或是清脆,或是动听,或是其他,组合成美妙的曲子。

????真正置身其中,就会发现,整个九荒别府的小世界里,和以前又有所不同,地气勃发的姿态更盛,让九荒别府多了三分明彩。

????原因并不复杂,因为九荒别府乃李元丰鬼车真身亲自开辟,空间中都浸染他的妖族大圣之力,现在他境界修为提升一大截,反馈到洞府中,洞府自然焕然一新。

????“我的世界,”

????李元丰人在洞府里,自能够感应到自己劫之世界的变化,他开辟的金仙世界正在缓慢地融合九凤世界的精华,让乾坤之变越来越多,越来越丰富。这个进度不快,称得上缓慢,可最大的好处是不需要他耗费精力,能够自我进行。这样的话,待西牛贺洲眼前最为重要的事情事了,再无缝衔接,争取把整个九凤世界榨干!

????“境界修为和力量。”

????李元丰眯着眼,揣摩现在的境界修为,其他的不说,反正经过心魔道果和劫之道果,妖魔两道果的融合,再加上九凤世界,自己的境界修为大幅度提升,称得上三级跳,在整个上境金仙中都是非常非常罕见的。

????比如和李元丰同时晋升上境的两个人,清源道人和云霄仙子,如果两个人没有逆天机缘的话,恐怕现在已经被李元丰落下一大截。

????事实上,认真说起来,现在的李元丰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脱离了新晋上境金仙,不敢说已经超过老牌的金仙,可绝对赶上了一部分人。要知道,上境金仙固然寿元长的惊人,有非常非常多的时间来修炼,但到了这种程度,并不是花时间修炼就能够提升的,很多时候找不到方向,不但会原地踏步,甚至会走弯路。正因为这样,上境金仙的比较,有时候修炼岁月很重要,有时候也没有那么重要。

????“要不是时间不合适,真的想和蚊道人痛痛快快斗一场,分个胜负。”

????李元丰眯着眼睛,眸子中有寒光。

????在他接触的上境修士中,观自在,天庭的帝君,以及妖师宫的白泽等等等等,是金仙,可是大罗之数,李元丰和他们有一段距离。

????交过手的那位龙族金仙,他虽然不是这个纪元得道,但按照境界修为来讲,恐怕没有超出新晋金仙的程度,就是以前的李元丰和他动手,都能够五五开。倒是蚊道人,他在封神之战后得道,并在梵门中得到不少梵门圣人的真意,手中还有不少秘而不宣的法宝,称得上积年金仙老牌金仙,和对方碰一碰,能明确自己的成色。

????“再等一等,”

????李元丰敛去复杂的念头,开始思考,自己修为大进后,可以向盘丝洞和黄花观投放更多的力量。

????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重生西游之九头虫zw18081783